学术成果
站内检索
友情链接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加拿大本土信息资源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成果>>学术论著>>正文
报告精读 | 加拿大蓝皮书:加拿大发展报告(2017)
2017年10月08日  

近日,由教育部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中国加拿大研究协会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昆明发布了《加拿大蓝皮书:加拿大发展报告(2017)》。



2016年是贾斯廷特鲁多(JustinTrudeau)的自由党政府带领加拿大进行真正变革的第一个执政年,其内政外交都充分体现了他在大选期间的政纲思想和理念。加强对加拿大新任政府的内政外交与综合国情的深入了解和研究,有助于中国政府、企业、学界准确分析和判断加拿大未来发展的趋势。内政方面,特鲁多政府继续实行财政赤字,大量投资发展和改善基础设施,大力扶持中产阶级。由于短期内仍然无法消除赤字,该计划会对特鲁多政府带来部分的负面影响。在对外关系上,特鲁多秉承多边化国际化的理念,在全球治理和改善与联合国关系方面发力,对于加拿大国家形象的恢复效果显著。同时,加拿大开展全方位外交,一方面,加强与美、欧的传统政治和贸易关系的。另一方面,特鲁多重视与亚洲的联系和与亚洲国家的合作,尤其是将中加关系放在重要的位置。加拿大正式加入亚投行,未来中加关系的发展过程中,依然无法完全避免人权问题等矛盾的负面影响,但随着两国将中加自贸协定等重要议题提上日程,中加关系有望进入深入发展的新常态。

 

中加关系重要议题纷纷提上日程,双方有望在自贸协定、引渡协议等领域实现突破性进展

20151019日,加拿大自由党领袖贾斯廷特鲁多成为新任加拿大总理。20168月,他在访华期间表示,中加双边关系尤为重要,加拿大可以帮助中国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国际事务,而中国对加拿大重返国际舞台也十分重要。鉴于此,他表达了要与中国开创中加积极合作新时代的强烈意愿。早在贾斯廷特鲁多担任加拿大总理之前,他就已经把改善加中关系视为优先事务。小特鲁多领导的新政府上台后,立即表示愿意加强与中国的双边关系,而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收到的委任书中也特别提到了加中贸易关系。贾斯廷特鲁多政府对中加关系的重视,是加拿大回归国际事务宣言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加拿大政府明确表示,要寻求联合国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席位、恢复加方在国际维和中的重要角色、并在气候谈判中发挥积极作用。这一系列愿景反映了加拿大在外交政策上的国际主义传统。加强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对加拿大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至关重要。



在就任总理之后不久,小特鲁多就拟定了深化加中关系的议程表。在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20164月访华期间,李克强总理也表示中加关系已经步入了新的黄金时期20168月和9月,在杭州G20峰会举行之前,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随后,李克强总理对加拿大进行了回访——这是10年来中国总理第一次访问加拿大。两国总理的互访不仅成就了一系列合作协议,更让处于上升通道的两国关系达到了顶点。此外,加拿大还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中国就自由贸易展开探索性对话,确立了副部长级别经贸对话的新框架,并建立了政府首脑年度互访机制。双方领导人宣布,到2025年两国双边贸易额将翻一番。尽管部分加方人士的疑虑带来了一些负面报道,但中国大使依旧坚持加拿大需对中国全面放开投资渠道和推动签订引渡条约等。



贾斯廷特鲁多政府清醒地认识到,在当前的政治和经济现实之下,加拿大需要稳步发展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使其制度化;而这种发展的基础与初步目标正是签订中加自贸协议。为成功实现这个目标,加拿大政府希望得到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支持。特朗普意外当选造成的外界环境的变化既是一种挑战,也带来了机遇。一方面,加拿大政府别无选择,只能捍卫与其最重要贸易伙伴的关系;另一方面,美国反复无常的行为又迫使加拿大寻求同其他国家建立一种稳定的关系。然而,维持现有对外关系所需的巨大精力可能制约加拿大发展对华关系的能力。尽管被迫放弃对美伙伴关系所依赖的一些价值观让加拿大人感到失望,但他们对于发展加中关系也存在自己的疑虑。



蓝皮书指出,虽然加拿大国内民众对加强同中国的合作事宜心存疑虑,但随着特朗普当选带来的美加隔阂日益深化,加拿大国内对中国的态度必定有所缓和。两国各自的利益关系使得我们有必要深化彼此之间的关系,但这就需要两国领导人找到更为坚实的基础来加强互信。    

 

加拿大经济有所恢复,特鲁多政府推行多元化战略,中国有望加深与加拿大的贸易合作。

由于经济危机前长期稳健的盈利能力和资本积累,加拿大经济经受住了2008-09年经济大衰退的考验,表现优于其他国家。然而,随着近年来企业盈利能力的下滑,加拿大的经济变得越来越脆弱。从2014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二季度,加拿大企业的利润额减少了30%(约830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利润份额也已从14.03%下降至9.83%。此外,自2014年以来,加拿大的边际盈利能力一直低于美国。盈利能力的下降带来了经济的不稳定。此外,加拿大国内的家庭债务也不断增长。1990-2016年,加拿大家庭负债与收入比率总体呈上升趋势。在2002年到2007年之间,加拿大家庭负债率由11.86%上升到了14.8%。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银行低利率和家庭债务增长的放缓令家庭负债率大幅下降。2016年,加拿大的家庭负债率为13.97%,较2015年的13.99%轻微下跌。尽管家庭负债率自2007年到达峰值之后有所下滑,但与19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相比仍处于高位。较高的家庭债务和家庭债务比给加拿大经济带来了风险。



近年来加拿大经济的总体状况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企业盈利能力问题与最近的全球经济衰退渗透至整个金融体系,反映在企业和家庭债务的增长、不断上升的房价与陷入困境的石油工业上。这些趋势都给加拿大的金融体系和整体经济带来越来越大的风险。其中石油和天然气是最不稳定的领域。全球经济衰退和化石燃料供应过剩导致石油价格下跌,对石油工业的盈利能力产生了负面影响,造成经济增长乏力。作为加拿大经济危机的重灾区,石油行业30%的加拿大资本存量被沉没。石油价格在2014年至2017年间下降了45%,导致石油工业的资本积累放缓速度最为快速。面对这些困难,加方加大努力,促进资本积累。对加拿大而言,这意味着需要提高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盈利能力,使加拿大经济多元化并融入世界经济,并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小特鲁多政府先后批准了三个大型石油管道项目,旨在提高石油行业的盈利能力、将本国石油推向市场,并与国际社会寻求多边合作以促进经济增长,其中包括与欧盟签订全面的经济贸易协议,并宣布有意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与此同时,特鲁多政府致力于提高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实现其选举承诺。加拿大银行也持续保持低利率来刺激经济活动。政府的刺激计划、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进入国际市场渠道的不断拓展能够鼓励进一步的企业投资,成功实现盈利能力的提高。然而,这些政策也面临着风险。尽管现任政府付出诸多努力,但加拿大经济的未来依然是不确定的。

 

加拿大将在全球治理领域领跑,并着力改善加拿大与联合国的关系,修复加拿大的国际形象。

20151019日,贾斯廷特鲁多当选加拿大总理,带领加拿大自由党回归执政,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欢迎。加拿大政府明确表示,要寻求联合国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席位,恢复其在国际维和中的重要角色并在气候谈判中发挥积极作用,这一系列愿景与加拿大在外交政策上的国际主义传统完全相符。



第一,强化经济外交,加拿大与中国、欧洲关系升温,加美关系相对停滞

较之哈珀,小特鲁多的外交政策更加多元和开放。2016316日,他宣布加拿大参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就是标志性的举措。他指出,寻求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席位,是加拿大政府修复与国际社会关系的重要步骤,无疑会受到他国的广泛欢迎。小特鲁多的外交政策以务实为特点,将发展经济作为首要任务,其余工作统筹并进,而这一点在他的对华与对欧政策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对象国。2015年度,中加双边贸易额为858亿加元,比2014年增加了10.1%;而同年的中加双边相互直接投资额为330亿加元。小特鲁多政府将与中国发展更有力、更稳定、更长期的关系放在优先位置。欧盟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在加拿大招商引资的21个优先对象国中,有11个国家是欧盟成员国。20161030日,小特鲁多和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正式签署《综合经济及贸易协议》(Comprehensive Economic andTrade Agreement, 简称CETA)。双方希望CETA的签署能够带来数十亿的双边贸易与投资,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与更低的价格,并为中产阶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第二,强化多边反恐合作,对外援助与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在反恐问题上,加拿大政府除了在国内加大对恐怖主义的司法管控手段之外,还积极参与国际反恐合作。小特鲁多政府强调要重新重视加拿大在国际反伊斯兰国联盟(THE GLOBAL COALITION TO COUNTER DAESH)中的角色,并为解决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等国的恐怖主义问题提出了一个为期3年、总投资高达16亿加元的支持计划,其重点内容包括军事参与、阻止恐怖分子跨国流动、切断伊斯兰国活动资金、推动当地社会稳定建设与对抗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等。对外援助与全球治理在加拿大外交议程中占有重要地位。2014-2015年度,加拿大对外援助的总额为58亿加元;在接收难民方面,加拿大在2016年接收了46800人,打破了1980年的记录(40271人),排名仅次于美国(84 995人)。加政府计划于2016年接收难民55 800人,2017年接受40 000人。在全球治理上,小特鲁多改变了哈珀退出《京都议定书》的政策,于2016年签署《巴黎协定》,承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在未来五年投资25亿6000万美元,用以支持发展中国家走上一条更加清洁和更可持续的增长道路



第三,加拿大整体国际形象良好,国家声誉度较高

在国际声誉研究所2016年度的国家声誉报告中,加拿大位居全球第二位。总部位于纽约的战略咨询公司BAV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于2017年发布的对全球80个国家所做的最好国家排名中,加拿大位居第二位。这两组调查数据说明,加拿大的国际形象依旧良好。



当前,尽管财政赤字、选举改革等问题对小特鲁多的形象有所影响,民众对小特鲁多的支持率也比2017年初下降了5%,但56%的比例仍足以让自由党政府凝聚推行政策所需的人心和士气。民调甚至显示,如果加拿大马上开始新一轮联邦大选,小特鲁多所在的自由党依然可以胜出——而这与加2015年的联邦大选结果并无二致。可以预期,在今后的时间里,只要小特鲁多政府继续对内实施既有的稳健发展政策,对外坚持多元主义和务实的方针,加拿大社会发展和国际地位的前景都值得期待。  



加拿大政局稳定,但自由党政府将面临来自保守党与其他政党的挑战,2019年大选前战序幕已经拉开。

201510月,加拿大民众抱着对真正的变革的期待,将小特鲁推上了总理的宝座。之后,小特鲁多政府开始实施各种大刀阔斧式的改革政策,包括旨在帮助国内中产阶级崛起的财政、福利、基础设施建设等政策。同时,小特鲁多政府迅速实施积极的对外政策,如停止对ISIS的轰炸、接收难民、积极稳定加美关系、加快与欧盟和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等。这一系列内外政策的发布和实施令民众对这位年轻总理和他的政府的决心与魄力刮目相看,从而带来了一段较长的政治蜜月期。在整个2016年期间,民众对于自由党和小特鲁多本人的支持率都居高不下。总体来说,加拿大民众对于自由党政府对外政策的效果及加拿大国家形象的提升持正面态度,民众支持率之高可谓前所未见。执政一年后,拖累小特鲁多及其政府支持率的主要是其国内政策,尤其是财政赤字与难民问题——部分民众甚至认为政府在这两方面违背了当初的竞选承诺。



财政赤字政策是小特鲁多竞选纲领中的亮点,当时他提出,要通过短期内的少量财政赤字来帮助加拿大发展经济,在两到三年内维持每年不超过100亿加元的财政赤字,到2019年任期结束时恢复财政平衡。然而,在自由党政府2016年发布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中,2016-2017财政年度的政府财政赤字高达294亿加元,几乎是大选期间承诺的3倍。2017年第二份财政预算《构建强大中产阶级》(Building a Strong Middle Class)出台,财政赤字仍高达285亿加元。同时,联邦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31.6%,上升0.1个百分点。难民问题也是小特鲁多竞选时最引人关注的豪言壮语之一——作为对外政策,这对改善加拿大的国际形象也有较大的作用。但是从国内角度出发,考虑到接收难民已经给欧洲各国带来了一系列问题,而美国又拒绝接收难民、甚至将近千万名移民逐出国境,导致许多难民开始非法跨越美加边境的情况下,这一政策便引发了国内的质疑与反对。



由于各种大事件的冲击,民众对于联邦政府、自由党以及总理小特鲁多本人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但小特鲁多和自由党政府的支持率总体上依然偏高。在此背景下,保守党的2017年党魁选举格外引人注意。哈珀辞去党首一职后,保守党内先后出现十几位类型各异的候选人,竞争激烈。最后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胜出,成为小特鲁多的新对手。同时,其他无力竞争国会大选的政党开始寻求诸如联合政府的模式,争取在地方治理上拥有更多话语权。



总体而言,一年来,加拿大的政坛出现很多新的影响因素。自由党的各种变革还在持续,保守党出现了拥有雄心壮志的新党魁,而其它小党也开始寻求以联盟的形式发声。加拿大民众虽然对于小特鲁多及其自由党政府的热情有所消减,但由于保守党新党首比较年轻,尚未形成气候,而小特鲁多和自由党还有可圈可点的政绩,他们仍然更愿意把希望寄托在自由党政府的政策上。    

 

 

 

 

关闭窗口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北校区) | 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南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