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
站内检索
友情链接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加拿大本土信息资源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评论>>报刊评论>>正文
唐小松谈加拿大间谍事件,《彭湃新闻网》
2014年09月10日  

               

2013年5月16日,加拿大多伦多,熊猫大毛吃竹子

“加拿大夫妇间谍”事件发生后,中国与加拿大的双边关系是否会进一步趋冷?

尽管一些加拿大媒体将间谍事件与加拿大炒作中国黑客事件相联系,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唐小松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西方国家从未停止在世界各地安插间谍,而加拿大是西方情报体系中的重要成员,一直配合美国进行情报搜集。
此次事件正在考验加拿大哈珀政府处理对华关系的技巧。“报复”说法并不成立

              

加拿大公民凯文·高(右二)和朱莉亚·高(左二)在辽宁丹东

据新华社8月4日报道,加拿大公民凯文·高(Kevin Garratt)和朱莉亚·高(Julia Dawn Garratt),因涉嫌从事窃取我国家军事和国防科研秘密的活动,于2014年8月4日被辽宁省丹东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

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称,这对加拿大夫妇1984年起就在中国生活,2008年把家搬到紧邻朝鲜的中国丹东,并在那里开了一家以其小儿子命名的“彼得咖啡室”。

就在“加拿大夫妇间谍”事件发生的一个多星期之前,加拿大政府曾指责“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入侵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的计算机系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7月31日对此给予了驳斥,称加方在缺乏可信证据情况下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尽管如此,加拿大国内的分析人士依然认为,北京拘捕凯文·高及其妻子的行为是对加拿大指责其黑客攻击的一种报复。“有很多加拿大人,包括凯文·高的家人也都这么认为。”渥太华卡尔顿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包天民(Jeremy Paltiel)对澎湃新闻说。

唐小松指出,“报复”的说法并不成立。“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在世界各地安插大量‘深喉’,他们以商人和旅居者面目存在,有的一待几十年,在关键时刻被唤醒。”唐小松告诉澎湃新闻,“加拿大在从事间谍活动上的行为本身也并不干净,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情报体系中的重要成员,一直配合美国进行情报搜集,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

“在当前信息社会里,网络‘谍战’如火如荼。我们所看到的世界貌似平静,实际上各国之间的情报战非常激烈。‘加拿大夫妇间谍’事件只是当前国际关系中的一种常态罢了。”唐小松说。
中加政治关系冷淡

在“加拿大夫妇间谍”事件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哈珀并未作出任何回应。此次事件正在考验其处理对华关系的技巧。

在新华社报道凯文·高夫妇被拘捕的消息后,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多伦多星报》在8月5日发表的一份社论中呼吁哈珀向中国政府强硬施压,从而获得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加拿大人需要一个解释,北京必须要给渥太华一个说法。”该社论称。

8月6日,哈珀保守党内阁中的对华强硬派、就业部长贾森·肯尼(Jason Kenney)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说,“加拿大将全力维护和代表在海外的加拿大人利益,特别是如果我们认定加拿大人受到不公正拘禁。”

在包天民看来,加中之间的间谍事件已经损害到两国的双边关系,同样也给哈珀政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人们会质疑哈珀政府采取重要行动改善和促进两国关系的能力。”他说。

自2006年哈珀的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中国与加拿大在有关网络安全、政治价值等问题上龃龉不断。双方的政治关系也一直呈现出“过山车式”的特点。

2006年哈珀政府执政初期,加拿大就宣布暂停与中国的人权对话。2007年,哈珀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执意会见达赖,中加关系也由此降入一个冰点。2008年,哈珀又因“人权”以及“涉藏”问题为由拒绝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尽管哈珀在2009年和2012年两次出访中国试图修复双边关系,但中加政治关系依然“距离遥远”。

“加中两国有着不同的体系,加拿大对中国缺乏相应的理解,一部分加拿大人对中国也持有消极的看法,这些因素都约束了双方所需的政治发展空间。”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院院长肖逸夫告诉澎湃新闻。

相较于中加政治关系上的冷淡,两国在经济上的合作则顺畅的多。

澎湃新闻从加拿大工业部的公开数据中获悉,2013年,加拿大与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为732.82亿加元。目前,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的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此外,在2007年至2012年这六年时间里,两国之间的服务贸易额增加了50%以上,快速发展势头尤其明显。即便如此,经济上的火热关系始终不能弥补中加在政治关系上的短板。

“两国政治交往上的冷淡毫无疑问会伤害到两国经济火热的合作。因此,两国应该想方设法营造一个良好的政治氛围。”包天民说。

而在唐小松看来,未来中加关系还是一个以经贸为轴心的你情我愿的互需关系。不过他也表示,只要双方政治关系上不能深入发展,那么“政经双热”的局面就很难造就。
哈珀的“纠结的务实外交”

此次事件也让很多人担心,哈珀11月出席在北京召开的APEC峰会是否会有变数。

在唐小松看来,此次事件应该不会对哈珀参加APEC峰会造成太大的影响。“APEC峰会是一次重要的经贸会议,是各国首脑争取利于自己经济利益的重要平台,谁也不愿意错过这次峰会,中加只要不出现严重的外交危机,哈珀就会参加此次会议。”他说。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知名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也认为,如果双方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一问题,那么就不会对哈珀参加北京APEC峰会有任何影响。“不过现在双方对彼此的消极态度和看法正在日益上升,这是两国政府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他强调说。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有分析人士认为,哈珀之所以始终不对“加拿大夫妇间谍事件”作出表态,一方面是在等待北京的调查结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保守党内部并无一致的对华外交的声音。

“在对华外交上,保守党内部也是分歧重重。”肖逸夫说,“一部分人倾向于务实发展与中国之间的经贸关系,另一部分人则更加关注两国在政治和价值上的差异。”

这种矛盾背后也反映了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保罗·埃文斯教授告诉澎湃新闻:“直到现在,哈珀政府也并没有形成一个全面以及连贯的对华政策。”
唐小松则将哈珀的这种矛盾更加形象的概括为“纠结的务实外交”。
“加拿大对华关系的定位实际上与西方很多国家一样,该务实的务实,该保留的保留。一方面需要借重中国进行经济上的互补合作,另一方面又不放弃对中国的政治成见。这种‘保留病症’随时会因国际局势变化或者说美国对华政策变化而发作。”他说。

引用说明:(本新闻来自澎湃新闻网,原地址: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1046

               

关闭窗口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北校区) | 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南校区)